微操大师蒋介石的”死亡电报” 受害者竟有这么多名将

  • A+
所属分类:国际体育

[懂点儿啥]微操大师蒋介石:“死亡电报”

肝帝董佳宁

各位好啊,我是观察者网的董佳宁。今天我们来讲一个很有趣的话题,“蒋公微操”。所谓“微操”,是一个打游戏,或者说电子竞技的术语,指的是玩家在打游戏时,对于局部战局使用的具体的操作手法。蒋介石在指挥战争时,喜欢指挥得比较具体,往往会出现很多笑话。网上流传了很多段子,有真有假,有的是在真实情况上的夸大,这些我在节目里都会做辨析。今天开始,我们会用几集,来讲述一下蒋公的微操手法。

大家都听说过一个段子,蒋公微操兴致来了,连机枪点的位置都要干预。我们在这里要为蒋公做个解释,指挥一个连,一个排这种故事真的夸张了,蒋介石最多喜欢亲自指挥一个师,而且还是在几十万上百万人参加的大会战中,通过自己无与伦比的微操艺术,迅速扭转战局,然后一手打出GG退出游戏。

经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不断洗礼,蒋介石的微操艺术已臻化境,亲自把本来占尽优势的国军打到了台湾岛。无论他手下的将领战绩怎么好,经过蒋介石操作以后一定会变傻,并且失败的时候,姿势都很奇怪。

所以很多同学可能疑问了,那么他的微操艺术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今天我们就来领略一下蒋公微操的“风采”。在蒋介石微操过程中,经常采用的一个方式,就是“死亡电报”。所谓“死亡电报”,就是指,当战役发展到一定阶段时,如果国军将领突然收到蒋公亲自署名的“手令”,那就意味着他们离死不远了。

受害者包括但不限于:戴安澜、方先觉、杜聿明等等。注意,这些都算是蒋介石的好学生。越是跟自己关系亲近的学生,蒋介石的微操艺术就会发挥出越大的魔力。

我们先来说一下国军第200师师长戴安澜。1942年3月底,在缅甸中部的同古,国军第200师,有1万多人,正在与日军激战。按照原定计划,200师坚守待援,待的是什么援呢?两个师,新编二十二师和九十六师,这两个师,连同第200师,都属于第五军。但因为事前计划不够周密,以及战场形势变化,200师在同古已经与日军激战超过十天,后续部队还是无法赶到,坚守是坚守了,援呢?形势开始变得危险。

因为是出国作战,所以军委会设置了一个驻滇参谋团,驻扎在滇缅边境地区,协调指挥。参谋团此时认为,作为出国首战,200师在同古苦战半个月,未落下风,已经达到了消耗敌人的目的,也得到了国际好评。现在应该缩短战线,就是让200师后撤。后撤到哪里呢?腊戌(虚)一线的第二道防线,这样离国境更近,易于防守,从容一些。而且,一旦战局不利,回国也更方便。如果再继续在同古死战,一旦日军突破东线第六军的防线,切断200师与国内的联系,不单是200师被歼,整个第五军就有被日军包围的危险。

下面,就轮到蒋介石亲自上场了。他直接无视了200师随时可能被吃掉的风险,认为还是面子更重要。蒋介石的理由是,同古之战,关系国际声誉,必须继续死守。

于是,他打电报给驻滇参谋团,要求转达给戴安澜一条消息,算是一条“手令”吧。开头的称呼是“第200师戴师长安澜兄”,署名是“蒋中正”。大意是要他继续在同古死守,为国争光。

这封手令的开头比较奇怪,“戴师长安澜兄”,不太合常理。从年纪上说,蒋介石1887年出生,比戴安澜大17岁。从关系上说,蒋介石既是戴安澜的老师,也是领导。

大家可以脑补一下,如果大你近20岁的老板某一天突然给你发微信,开头就写大哥,今天想求你办个事儿,想求你当咱们公司的法人。谁听完不吓一跳?那肯定是老板要提桶跑路,让我上法庭啊。

驻滇参谋团的参谋,叫沈定,看到这份电报,跟我们现在的反应一样,感到很疑惑。老板跟下属称兄道弟的,什么意思

沈定当时的同事,同在参谋团里工作的,叫袁进禨[jī],资历较老,经验比较丰富。他一眼就识破了:这是蒋介石一贯的手段,军事紧急的时候,蒋介石就会越几级直接指挥到师,对师长和学生称兄道弟。

但是,这个称兄道弟是有条件的。这里的称兄道弟,不是为兄弟两肋插刀,而是插兄弟两刀。一旦蒋介石在电报里喊你兄弟了,那意思就是,轮到你给我送命了。

当然这种微操艺术也不是一天练成的。在戴安澜以前,蒋介石这种手段就用过很多次,但效果都不好,对自己人杀伤力较小,范围可控。现在,他终于要开始对一个师的师长下手了,甚至有可能搭进一个军的力量。

当然,戴安澜也不是傻子。他接到这封电报后,并未完全按照蒋介石的命令,继续死守,而是在3月29日按照杜聿明的命令,撤离,在新编二十二师廖耀湘部的掩护下,逐步向北撤退。

撤退途中,他突然接到命令,说蒋介石要召见他。去之前他还有点担心,很忐忑,没听老板的话跑了么。他的上级、第五军军长杜聿明安慰他说,撤退是我的命令,由我负全部责任,你去吧,校长不会怪你的。显然杜聿明是比较了解校长了,可是杜聿明怎么也没想到,他也会在某一天接到“死亡电报”,这个我们一会儿再说。

果然,蒋介石见到戴安澜之后,并未责怪他,而是一番慰勉,表扬戴安澜在同古打得很好。并且,还特意安排戴安澜,在他隔壁房间住了一夜,第二天才让戴安澜返回军中,以示信任。看上去似乎戴安澜逃过了一劫。

但戴安澜最终还没能逃过死亡电报的制裁。之后,因为英军放了鸽子,东线的第六军和六十六军被日军轻松击溃,滇缅交通被切断,第五军陷入包围,只能被迫向北,翻越荒无人烟的原始森林,逐步回国。在途中,戴安澜在与日军的遭遇战中负伤,因为缺医少药,未能得到及时医治,在回国途中不治身亡,以身殉国。

跟戴安澜一样苦逼的,还有同为黄埔系将领的方先觉。

1944年,国民党军与日军第四次长沙会战,第十军负责死守衡阳,军长叫方先觉,也是黄埔军校毕业的中央军嫡系。第十军隶属于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指挥,在第四次长沙会战开始之后,薛岳对敌情不够重视,部署失误,各个部队之间的联系被日军切断。这样,薛岳也无法继续实际控制,各个部队只能各自为战。方先觉和第十军,就被困在了衡阳城中。这时候,蒋介石觉得机会成熟了,直接发电报给方先觉,也是要求他死守待援。

衡阳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因为是粤汉线和湘桂线的铁路交叉点,如果衡阳失守,日军就能迅速向广西进攻,西南能不能守住就很难说了。蒋介石本来是先要求薛岳的,就是前面说的更高一级的领导,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要求薛岳率各部队迅速向湘西转移,掩护西南的门户。但薛岳觉得这是在给桂系看大门,让我死保桂系,我是不干的!于是在接到电报后大骂,还直接将战区指挥部和省政府机关向东转移,脱离了重庆的控制。

被困在衡阳的方先觉,他的部队第十军,本来在常德会战中损失惨重,正在整顿和补充,突然成了战区决战的主力,只能硬着头皮死守。在这种大兵团会战中,死守任何地方,前提都是有援军会赶来,如果没有援军,或者援军赶不到,死守也就没有意义了。薛岳下属的各部队都已经完全被日军分割,互相无法救援。于是蒋介石直接越过战区,要求方先觉死守待援,不得擅自撤离。

不过,蒋介石也并不是完全将第十军置于死地,因为这时候湘桂线铁路尚在国军控制之下,后勤补给尚未断绝,同时,蒋介石也确实在打电报督促救援部队积极进攻。但真正接近整个战区的实际上只有六十二军和七十九军,二十四集团军以及东线的二十七集团军此时都被日军牵制,无法接近衡阳。

最终,在坚守衡阳47天之后,方先觉和麾下三个师的师长,联名发出著名的“衡阳最后一电”,表示已经无力继续坚守,将以死报国。第二天,日军突破国军防线,攻陷了衡阳,方先觉想了想昨天那封“感人至深”的电报,投降了。

蒋介石的微操再次失败。后来,方先觉逃回重庆,蒋介石非但没有责怪,反而对他大加表彰。又是一次表扬,跟刚才戴安澜的一样。大概是他自己也感到愧疚,毕竟要求第十军死守衡阳的是他,直接指挥各部队增援的也是他,是他的微操又坑了学生。

只不过,方先觉比戴安澜运气好一点,只是被坑得被迫投降,好歹算是保住了命。

解放战争中,蒋介石的微操同样继续坑学生,坑他自己的军队,最搞笑的一幕则出现在淮海战役期间,杜聿明为了不接受蒋介石的指令,关闭了电台。可是,蒋介石给他空投了一封“死亡手令”。

我们在这里先交代一下背景。淮海战役一开始,国民党军方面就一败再败,先是黄百韬兵团覆灭,增援的黄维兵团也已经被包围。杜聿明认为,徐州已经无法继续坚守,所以说服蒋介石,放弃徐州,退守淮河,然后再依托淮河,向北攻击,解救黄维兵团。这样,无论能否救出黄维,起码他的三个兵团可以保住。

杜聿明和蒋介石打交道多年,对他的性格比较了解,这个我们刚才也说过了。所以,杜聿明在南京向顾祝同和蒋介石说明作战方案的时候,特意强调了一点,现在的局面是,打即不能撤,撤即不能打,千万不能变成拉出来再打,那是死路一条。

蒋介石同意了,于是杜聿明赶回徐州部署。为了防止蒋介石中途变卦,杜聿明特意下令,在开始行动之后就关闭电台,不接收来电,到达指定集中地点之后再打开。他深刻地认识到,电台就是蒋介石,蒋介石就是电台。不要给蒋介石任何机会。伟大的意大利左后卫,啊不是不是,说串了啊,反正总之就是那个意思。

但整个撤退行动走了一天一夜,才过了萧县,还没到达永城,杜聿明在行进间碰到了孙元良下属的军长,一聊,诶,孙元良也下令关闭了电台。两个人相视一笑,老蒋介石迴虫了。

杜聿明于是用孙元良这个军的电台,发电报给孙元良,联系上了。两人一个发,一个收,眼里充满了同情,心里充满了无奈和怒火。随后,杜聿明也和李弥兵团取得了联系,三个兵团司令一致认为,部队已经失去了建制和指挥,要求停下来整顿一下再走,杜聿明只好同意,就在陈官庄、青龙集一带宿营,休息一天后再走。

就在这个时候,杜聿明居然收到了蒋介石空投的一封手令,措辞严厉,上来就说,你以为关了电台就能难住我吗?跟谁斗心眼呢?一封手令都送不到你那儿,我搞物流搞后勤这么多年,白搞了吗?没有啊没有,我编的。反正手令能空投过来,就是体现老蒋的决心:这指令我下定了。病毒总会找到最懂它的人,电报总会找到最拒绝它的人。要求杜聿明立即停止撤退,转而向东南方向进攻,速解黄维兵团之围。而且,这次又是在开头称呼杜聿明为“弟”。

这就意味着,蒋介石违背了之前的承诺,变成了拉出来再打。杜聿明收到手令的时候就知道坏了,打开后看到“弟”,知道这回彻底完了。这时候,三个兵团只有七天的物资储备,徐州已经放弃,蚌埠和阜阳还远,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让他们就地开始向东南方向攻击,等于变成了野战。本来就是残血,说找个草丛回个家,现在让我去送?蒋介石,你“演”我?

杜聿明集团三十万人,按照指令,在野地里,进退不得,干等了两天,为华野部队追击和堵住南逃退路提供了时间。两天后,也就是12月3日,华野部队陆续赶到,死死的堵住了杜聿明集团南逃的去路。最终,杜聿明的三十万人被全部消灭,杜聿明本人被俘。

蒋介石的催命电报再次发挥奇效,亲手把杜聿明送进了“功德林”。所以,杜聿明在后来的回忆中,疯狂吐槽、甩锅蒋介石。

蒋介石直接发电报给军长、师长进行战场微操,这是他的常规动作,我们在这里只举了三个例子,窥一斑而知全豹。第一次让戴安澜殒命异国他乡,第二次让方先觉被迫投降,第三次把杜聿明送进了“功德林”。

正所谓:微操大师,法力无边,电报催命,例无虚发。

蒋公微操,今天只是第一集,我们想做成系列,这个系列有几集,我们也会根据素材来安排。如果大家反响好,我们就做得更快一些。请大家动动手指,给我们一键三连,或者只是点一个赞。这期节目到了20万个赞,我们就很快出下一期。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