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亿体量金龙鱼上市隐忧:薄利挡路 并非油中茅台

  • A+
所属分类:即时比分

十月喜迎开门红,A股后市如何看?市场情绪转暖,配置策略该如何调整?该如何调整?《如是财富内参》更新,朱博士为你全方位解读,用机构的眼光,教你看懂市场!

原标题:2000亿体量金龙鱼上市隐忧:薄利挡路 并非油中茅台

来源:GPLP犀牛财经  作者:禾凉

国庆本应该是一件开心的事情,然而,因为“进口转基因原料却不标识“”让本已经过会的金龙鱼蒙上了一层阴影。

2020年9月17日,海关总署进出口食品安全局在官网上公布了《2020年8月全国未准入境食品化妆品信息》名单,益海(昌吉)粮油工业有限公司位列其中,益海(昌吉)粮油工业有限公司是金龙鱼旗下的子公司,在这份名单详细列举了该公司从哈萨克斯坦进口的10批次603.7吨初榨菜籽油,检验出了未标识的转基因成分。

喜忧参半。

2020年9月18日,深交所发布《金龙鱼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招股意向书》表示,金龙鱼拟发行5.42亿股,募集资金合计138.7亿元。

金龙鱼的未来到底何去何从呢?

中国市场食用油大王却是“混血鱼”

拟募资138.7亿元,金龙鱼这个市值有望突破2000亿元的巨无霸就吸引了大众的目光。

金龙鱼我们并不陌生,然而,很多人不知道的是,我们所熟知的“金龙鱼”其实并不是中国的土著,翻开层层历史,这个1991年闯进大众视野的金龙鱼其实是条“混血鱼”,而其创始人就是号称“马来西亚首富”,“北京国贸掌舵人”,“亚洲糖王”的郭鹤年。

郭鹤年其实是一名华裔。

1988年,郭鹤年命侄子郭孔丰视察中国市场,发现当时的中国多为散装食用油,杂质多,油烟大,卫生安全还无保障,品牌食用油将会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1991年,小包装油金龙鱼走进中国,带来一场独属中国的“粮油革命”。

“金龙鱼”品牌的脍炙人口,自然离不开其实业公司益海嘉里的“明珠蒙尘”。

毋庸置疑,在“欧丽薇兰”“胡姬花”“香满园”等益海嘉里众多知名品牌下脱颖而出的金龙鱼,一直是益海嘉里的头把交椅。

益海嘉里究竟是家什么公司呢?

公开资料可知,益海嘉里是以益海嘉里金龙鱼粮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为核心的企业集团的简称,同时也是郭鹤年和他的侄子郭孔丰共同投资的新加坡丰益国际集团在祖国大陆投资的一系列粮油食品加工、销售等业务的统称。是世界知名的小包装油生产商之一,是中国最大的农产品和食品加工企业之一,产品涵盖小包装食用油、大米、面粉、挂面、调味品、牛奶、豆奶、餐饮用油、专用油脂、油脂科技等诸多领域,旗下众多品牌在金龙鱼的带领下,已成为每一个专业领域内的知名品牌。

这次闯进创业板IPO,对于在中国驻家29年的益海嘉里来说,这不是一次“缺钱”后的补足,而是一次摆脱“纯外资”头衔,实现“中国人自己油”的机会。

对此,益海嘉里金龙鱼总裁穆彦魁曾对媒体表示:“融资并不是在国内上市的主要目的,但上市后,益海嘉里自然可以成为一家国内公司,摆脱“外国投资”的头衔和限制,也是进一步扩大益海嘉里在中国业务的举措。”

只是,他们的梦想成功实现吗?

金龙鱼陷“转基因局”

鱼欲成龙,必断其阻。

益海嘉里科创板上市之路存在或大或小的“绊脚石”,其中,关于转基因的争论就是其最受关注的一个——众所周知,金龙鱼旗下多款产品主要原料都是转基因大豆油或菜籽油。

金龙鱼食用植物调和油(转基因)的配料表更是显示,转基因原料49%为转基因大豆油,21%为转基因菜籽油,合计转基因原料占比达70%。

近期,金龙鱼采购的原料就因检出未标示的转基因成分而被拒入境。

来源:益海嘉里公告

2020年9月16日,国家海关总署发布公告称,《2020年8月未准入境的食品信息》称,益海嘉里旗下子公司益海(昌吉)粮油工业有限公司从哈萨克斯坦进口的多达10批次,总量超过600吨的初榨菜籽油和初榨菜籽油因检出未标示的转基因成分而被拒入境。

2020年9月26日,益海嘉里紧急辟谣,否认益海嘉里存在“进口转基因原料却不标识”的情况,称与供货方采购合同明确要求为非转基因菜籽毛油,但供货方提供了由哈萨克斯坦第三方检测单位出具的质量证明文件,文件标明该批油为非转基因产品。但是中国检验机构却检出了转基因成分,因此该批油已退回给托运人,没有进口到国内。

益海嘉里公布招股说明书中明确指出了公司旗下有17家子公司取得相关资质在国家严格监控标准下严格按照程序生产着转基因食品,并且公司将继续致力于这方面的科研工作。

其实,中国早就对转基因原料有严格的规定,作为中国最大的食用油企业不可能不知情——中国《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管理办法》规定,国家对农业转基因生物实行标识制度。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销售列入农业转基因生物标识目录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必须遵守本办法。凡是列入标识管理目录并用于销售的农业转基因生物,应当进行标识;未标识和不按规定标识的,不得进口或销售。

2000亿元营收“拖不动”的净利毛利“摆脱不了”的原料价格

来源:益海嘉里招股书(注册版)

“巨人”营收牵手“矮子”净利,益海嘉里有点愁。

益海嘉里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益海嘉里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07.66亿元、1670.74亿元和1707.43亿元,分别同比下滑12.94%、10.82%和2.20%;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0.01亿元、51.28亿元、54.08亿元。

营收与净利虽是均为同比三年持年攀升,但是营收与净利润却相差几十倍,营收同比增长率也出现了持续下滑,如此差异的“反差萌”,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对此益海嘉里在招股书中做出了解释。

益海嘉里2017年厨房食品毛利率偏低,主要因为原材料平均成本较高。2017年初厨房食品的主要原材料中的油脂价格处于高位,益海嘉里春节提前备货的原材料采购价格较高,因此2017年益海嘉里厨房食品的平均成本较高,导致毛利率偏低。

2017年、2018年及2019年,益海嘉里产品原材料成本占主营业务成本的比重分别为88.99%、89.08%和87.82%,益海嘉里价格受原材料影响较大。

在略低的净利下,益海嘉里的毛利率自是不佳。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益海嘉里厨房食品毛利率分别为10.57%、12.38%及12.64%,22017年、2018年及2019年,饲料原料及油脂科技毛利率分别为4.70%、6.57%及8.68%。

益海嘉里2017年饲料原料及油脂科技毛利率较低,主要因为2017年原材料平均成本较高。大豆价格2016年下半年呈上升趋势,2016年底开始下降,益海嘉里原材料采购为提前备货,益海嘉里在2017年销售的豆粕等产品对应原材料主要为以相对较高价格采购,2017年相对较高的单位成本使得产品毛利率较低。

而益海嘉里2019年饲料原料及油脂科技毛利率相对较高,主要因为单位成本较低,受2018年底豆粕市场价格下跌影响,益海嘉里对部分大豆、豆粕等存货计提存货跌价准备较大,2019年饲料原料销售结转的单位成本较低;另一方面2019年油脂科技产品中油脂衍生化学品销售价格有所提升。

那么,上市能够帮助益海嘉里解决该问题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在该旧问题之下,益海嘉里的真正问题也开始浮出水面,那就是益海嘉里也需要上市融资来解决流动负债问题。

招股书可知,2017至2019年,益海嘉里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8.17%,62.97%和59.88%,总负债分别为793.82亿元、1066.83亿元和1022.10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分别为782.82亿元、1036.24亿元和986.61亿元,占比分别为98.61%,97.13%和96.53%,短期借款分别为547.23亿元、816.81亿元和734.42亿元。

显而易见,益海嘉里资产负债率多数为60%左右,负债承压多数聚焦短期借款,益海嘉里作为一个贸易主体,在持续购买原材料的需求下需要保持大量流动负债,出现负债承压似乎情有可原。

来源:益海嘉里招股书

对此,益海嘉里表示,益海嘉里短期借款的增加有如下两点原因:

一是益海嘉里采购会充分利用国内外市场低利率的贸易融资,随着益海嘉里业务规模扩张,益海嘉里的短期借款规模相应增长;

二是为减少益海嘉里与丰益国际等关联方的资金拆借,报告期内益海嘉里增加银行借款,逐步归还从丰益国际等关联方的资金拆入。

只是,上市并非是一个“万金油”,包治百病,无论是金龙鱼还是益海嘉里,未来将何去何从呢?

IPO参考将保持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张恒星 SF142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