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孩身高增量全球第一

  • A+
所属分类:即时比分

随着营养状况和公共卫生的改善,对于中国的 80 后、90 后来说,很多人都能长得比自己的父母高了。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从 1985 年到 2019 年,中国 19 岁男青年的身高增加了 8.1 厘米,达到 175.7 厘米,增量全球第一,平均身高全球排名从第 150 名上升到第 65 名;19 岁女青年身高增长 6.1 厘米,达到 163.5 厘米,增量全球第三,平均身高全球排名从第 129 名上升到第 54 名。

撰文 戚译引

英国帝国理工学院领导的团队使用了来自 193 个国家和地区的 6500 万 5 至 19 岁儿童和青少年的数据,评估了过去 35 年全世界学龄儿童和青少年的身高和体重变化,论文近日在《柳叶刀》(the Lancet)发表(doi: 10.1016/S0140-6736(20)31859-6),在项目网站可查看所有数据的可视化展示。

分析表明,学龄儿童的身高和体重是他们健康和饮食质量的指标,且这两项数据在世界范围内差异很大。并且,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儿童在 5 岁前健康状况较好,5 岁之后明显落后。研究作者们呼吁多多关注贫困家庭的儿童营养状况,例如发放营养食品优惠券、免费提供健康学生餐等。

2019 年,19 岁青少年最高的国家位于欧洲西北部和中部,包括荷兰、黑山、丹麦和冰岛。荷兰是世界上男女身高最高的国家,男性为 183.8cm,女性为 170.4cm。

在研究数据覆盖的 35 年中,儿童身高增长最快的国家主要是一些新兴经济体,例如中国、韩国和东南亚某些地区。以增加的平均身高数值计算,男孩身高增量全球前三名依次为中国、阿联酋和韩国,女孩身高增量前三名为阿联酋、韩国和中国。相比之下,撒哈拉以南许多非洲国家的儿童身高在这期间停滞不前,甚至有所减少,尤其是男孩。

2019 年身高最矮的国家主要在南亚和东南亚、拉丁美洲和东非,包括东帝汶、巴布亚新几内亚、危地马拉和孟加拉国。在最高和最矮的国家和地区之间,19 岁青少年的身高存在 20 厘米的差异,这代表女孩的八年生长差距和男孩的六年生长差距。例如研究显示,在孟加拉国和危地马拉这两个世界上女孩最矮的国家,19 岁女孩的平均身高与荷兰的 11 岁女孩的平均身高相同。

2

这项研究还评估了儿童和青少年的身体质量指数(BMI)。BMI 定义为体重/身高的平方(单位:kg/m2),可以表明就一个人的身高而言其体重是否健康。

分析发现,19 岁青少年 BMI 最高的是太平洋群岛和中东国家,以及美国和新西兰,最低的是印度和孟加拉国等南亚国家。该研究中 BMI 最小和最大的国家之间的差异约为 9 个单位(相当于约 25 千克体重)。在位于南太平洋的库克群岛,19 岁男性平均 BMI 达到了 29.6,为全球第一名;女性达到 28.9,为全球第二名。

人们常常认为肥胖是城市居民的“富贵病”,但从数据中可以看出,最胖的几个国家并非是最富裕的。《自然》2019 年 5 月发表的另一项研究也提供了佐证,指出近 30 多年来,农村居民体重增长幅度远远超过了城市居民。在所有高收入国家,农村居民的超重和肥胖问题已经比城市居民更严重;而在很多中低收入国家,农村居民的超重和肥胖水平也将很快与城市居民持平。

在中国,从 1985 年到 2019 年,19 岁男性平均 BMI 从 19.9 上升到 23.0,19 岁女性平均 BMI 从 20.4 上升到 22.2。尽管目前平均 BMI 仍落在健康范围内(18.5 至 24.0),但超重和肥胖的增加值得引起关注。1985 年中国男女超重发生率均为 0.9%,到 2019 年男性超重发生率增长到 25.6%,女性增长到 14.2%。换言之,如今每 4 个中国男性中就有一个超重,女性则是每 7 人中有一个超重。肥胖患病率更是从 0 增长到男性 6.4%,女性 2.9%。

BMI 只是一个比较简单的评估指标,具体到肥胖的类型,中国人还应该警惕“水桶腰”。2019 年 10 月,中国疾控中心和荷兰特文特大学团队合作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中国人口肥胖率在十年中大约翻了一倍,超三成人口腹型肥胖,京津冀地区肥胖率居全国前列。腹型肥胖的人可能 BMI 指数看起来不高,但聚集在腹部的脂肪对内脏健康有着潜在的危险。

3

从数据中可以看出,全球各地的人们身高、BMI 和变化趋势存在较大的差异,这背后有哪些因素的影响?研究团队在文章讨论部分指出,影响因素主要有三个方面:

首先,在群体内部,基因对身高有着重要的影响,对 BMI 有着相对较弱的影响;但是对于不同国家之间的身高差异,以及身高、BMI 随时间的变化,遗传只能解释其中一小部分原因。在群体层面,遗传对身高和 BMI 的影响较小,而营养和环境的作用更为重要。有研究显示,在几代之内,移民后代的身高就会向他们定居的国家的人群靠拢。

其次,研究所发现的身高和 BMI 之间的差异可能是代际变化,或者和母亲怀孕期间的物质暴露水平和其他经历有关,这些因素会影响新生儿的身长和体重。

第三,青春期开始的年龄可能会影响青春期增长的高度和生长持续时间,这个年龄受到童年时期饮食、体育活动和体重增长的影响。

最重要的是,和身高及 BMI 有关的通路都受到饮食和营养的影响,同时卫生状况、体育活动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研究团队警告说,全球范围内儿童营养状况变化较大,缺乏优质食物可能会导致生长发育迟缓和儿童肥胖增加,从而影响儿童一生的健康和福祉。分析还表明在许多国家,5 岁以下儿童的身高和体重处于世界卫生组织(WHO)定义的健康范围内,但是在 5 岁之后,一些国家的儿童身高增长不足,而体重增加过多。最重要的原因是儿童在上学期间缺乏健康的营养摄入和适宜的生活环境,因为身高和体重的增加都与孩子的饮食质量息息相关。

“在某些国家,儿童可以健康成长到 5 岁,但在学年中却落后了。这表明在提升学龄前儿童、小学生和青少年的营养方面存在投资不平衡。在 COVID-19 大流行期间,这个问题尤其重要,因为全世界许多国家关闭了学校,许多贫困家庭无法为孩子提供足够的营养。”研究资深作者、帝国理工公共卫生学院的 Majid Ezzati 教授说。

“我们的研究结果应当促进出台增加营养食品供应和降低营养食品成本的政策,因为这将有助于儿童长高,避免过度增加体重。”研究第一作者、帝国理工公共卫生学院的 Andrea Rodriguez Martinez 博士补充说,“这些举措包括为低收入家庭提供营养食品的食品券,以及免费健康学生餐,这一计划在大流行期间尤其受到威胁。这些措施将使儿童长高,同时避免过度增加体重,从而有利于他们的终生健康和福祉。”

论文信息:

Rodriguez-Martinez, A. et al., 2020. Height and body-mass index trajectories of school-aged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from 1985 to 2019 in 200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a pooled analysis of 2181 population-based studies with 65 million participants. The Lancet, 396(10261), pp.1511-1524.

https://doi.org/10.1016/S0140-6736(20)31859-6

项目数据可视化展示页面:

http://www.ncdrisc.org/data-visualisations.html

参考来源:

https://eurekalert.org/emb_releases/2020-11/icl-pni110420.php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19-1171-x

https://annals.org/aim/article-abstract/2753805/geographic-variation-prevalence-adult-obesity-china-results-from-2013-2014#

来源:科研圈

不过瘾,请戳

把科学带回家

ID:steamforkids

原创文章版权归微信公众号

“把科学带回家”所有

转载请联系 bd@wanwuweb.com

来一波三连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