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上海二手房:房东数小时跳价40万,半天时间47组购房客排长龙抢房

  • A+
所属分类:体坛快讯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地产深度报道”

每一个当下身在上海的人都切实感受到这波霸王级寒潮的威力。

零下8度的严寒让小区里的景观湖结了冰,这样的场景让孩子们兴奋。他们用脚、用器具在冰面上凿着,试图制造裂缝,挖出冰块。即便是鸡蛋大小的冰块,也让他们兴奋。他们在手中把玩,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丝毫不在意被冻得通红的小手。

小区里的景观池已结冻成冰

和孩童一样不畏严寒的还有购房者。

这是1月的第2个周日,距离2021年阳历年春节还有1个月,年味尚未发酵,弥漫在申城上空的依然是楼市的热气。

出租车停在了上海市静安区精言城上城(化名)小区门口,刘雪(化名)和爱人一起下了车。和他们前后脚到的还有两辆车。三组人马相互看了一眼没有说话,彼此都知道对方的身份。

小区大门

手中的看房报告预示了他们此行的目标,围猎同一套房的竞争关系让这冬日里的空气显得格外肃杀。

刘雪萌生置换的冲动始于去年12月。办公室里正在买房的同事抱怨楼市太疯狂,新房摇号如打新股,买到要看运气,他参与了3个项目摇号仍未果。

刘雪打开住友(化名)APP,发现自己此前关注的几十套已经全部失效,页面清一色显示着灰色的“已停售”和红色的“已成交”。她不死心,开始搜索自己所在的小区,此前二三十套房源在售的情况已经不复存在,小区三期目前仅有4套在挂,且两套为底层一楼。即便如此,这些“硬伤”房源每套仍有30到200人在关注。

刘雪意识到市场已经大变。

中原数据显示,2020年12月,上海二手房成交创下3.9万套新高,这也是自2016年以来的新高。其中学区房出现普涨,甚至出现半年暴涨60%的个案

体验过2016年上海楼市暴涨之痛的她,担心新一轮行情又将吞噬一家人过去几年的辛苦积蓄。

刘雪将这一情况告诉爱人,两人商议决定置换。他们按要求搜索后发现内环里房源已所剩无几,即便将范围扩大到中环,可选的依然有限。排除掉底层和长条户型等有硬伤的房源,刘雪感受到了自身处境的被动。

她挑选了四套意向房源发给中介,约定周六一早就去看。

没有等到周六。周四傍晚,经纪人王帅(化名)就告诉她,其中一套刚被原价签掉。不仅如此,另一套学区房的挂牌价也上涨了80万元,超过刘雪的预算。这套房源此前一周已上涨40万,这意味着两周时间业主又调高了120万

刘雪与丈夫感慨,两次调价将他们辛苦两年的收入全部“折”了进去。她们的可选范围一步步被压缩。

周六一早,刘雪和爱人开始看房。丈夫相中了那套静安区的次新学区房。但因楼层较低且地处十字路口,宛如游龙的车流和只有两幢楼的微型小区让刘雪犹豫。她想再考虑下。

火爆的楼市哪里容得下思考。

下午3点多,王帅电话告知已有客户约房东面谈,如果他们有意向得尽快做决定,两个小时后这套房源从住友APP上下架。

紧迫感袭来。刘雪突然意识到在这疯狂到有些魔幻的楼市,置换的难度远超他们预判。

用相熟的中介老李的话说,上海市场已经卖空了,“每个经纪人手里都有30、40组客户,就是没房源,现在只要出来一套不错的基本就全城疯抢”。老李说,他手上的客户本来只要黄浦和静安,现在闸北(新静安)、虹口、杨浦什么区都行。即便如此很多人依然买不到房,“不少业主心态不稳定,跳价、反价、惜售等现象普遍存在”。

晚上8点多,王帅紧急告知精言城上城又出了一套房源,在火车站附近。那是刘雪夫妇此前从未考虑过的区域,但优美的小区环境和三房正气的户型让她连声应下。

小区一路之隔外的上海火车站

刘雪对这个小区并非一无所知。虽然环境优美,但紧挨高架和地铁,加之无学区,此前并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市场疯狂时没有卖不掉的房子,硬伤房源依然会成为众人哄抢的香饽饽。

老李的话很快得到了应验,刘雪亲身体验了一场楼市里“僧多粥少”的疯狂。

周日上午12点多,刘雪发现,住友系统上这套精言城上城的房源突然跳价到930万元,就在一个多小时前还是890万。王帅坦言,因为预约看房的人太多了,房东挂牌价上涨了40万元,同时为了筛选出优质客户,看房要求也有了些新变化:

置换客不接待;

不能月底前付首付的不接待;

首付低于5成的作为备选。

变现需求让业主希望在众多意向客户中寻觅付款方式最优者,在手现金和付款比例成了重要的考核标准。

住友的门店负责人在群里要求各位经纪人和客户,接受价格变化符合上述条件的在群里报名。

即使这般严苛的条件依然有47组客户选择了留下。

刘雪和爱人到达时,距离约定的下午一点尚有一刻钟,房源挂牌的住友门店已经全员出动。这是一场有序的准备战。

门口处四名经纪人在做指引。他们向每一组前来看房的客户问好并分发彩印的介绍资料,上面除了涵盖小区的多项介绍还有卖点及手绘的平面图。

穿过花园式的中央广场往楼栋去的路上,几十米处就有一位住友的工作人员在做指引。刘雪第一次在二手房的看房过程中有了新房的体验感

强烈的仪式感让她这个置身其中的人颇有共襄盛举之意。她对王帅打趣道:“你们今天对于卖出这套房是势在必得啊。”

刘雪一行来到楼下,楼道外已经有近20名排队的人。王帅挤到最前面替刘雪做了登记。前面还有四组。十多分钟后,刘雪和老公终于有了上楼一睹房源“芳容”的机会:狭小的电梯间里,他们和另外一组看房客静默着,没人说话。

楼道下等待看房的人

门外住友放置的黑色塑料袋已经堆满用完的一次性鞋套。正欲进门的刘雪被告知里面人太多了,几乎无从落脚,等出来几组客户后再进去。她看着里面的人陆陆续续出来,试图从那些被口罩遮盖了的面庞里捕捉他们的神情。

几乎每一张脸都无比平静。刘雪想起上来前王帅交代的,“看完不要流露出对这套房子的任何情绪,有话出来再说”。她恍然同样的道理其他购房者想也是被叮嘱了。

房间里住友的店长在做着介绍,身着睡衣的业主坐在餐桌边玩着iPad。这是一套方正的三室,户型几乎没有可挑剔之处。但因为地处双轨道交通旁,地铁进出站时近乎两分钟一次的噪音震动显得真切而频繁

刘雪终究无法忽略这一影响,选择作罢。

下午三点,这套房源停止了看房,四组意向买家开始和房东沟通。

刘雪夫妇也在王帅的带领下去看了距离精言城上城一公里外的其他房源。在这里,她陆续遇到了此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多组客户。他们转战于此,继续相遇。

(实景图片均为林鑫拍摄)

记者孙婉秋

编辑 沈玉洁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